瀲灩×微漾

灣家妹紙
特別看好周葉、韓葉、喬葉,當然也可以給我其他葉受向的CP吃吃 (??

最近文思枯竭所以只好來發發歌
anyway這裡就是我分享歌、分享文的地方
歡迎來勾搭我~~

【韓葉】你我終將逝去(下)

請相信我是絕對的親媽

上篇在此--> 你我終將逝去(上)

==========


09.


"老韓你怎麼突然來了。"葉修端著兩杯黑咖啡放到桌上,姿態優雅的坐下。


韓文清看著眼前認識了十幾年的人,明明是最了解彼此的,現在他卻幾乎快要認不出眼前的人到底是真的葉修還是假的葉秋了。


臉型相較三年前更加削瘦,臉上的慣性嘲諷也已經淡得快要看不清,長年縈繞在身上的煙味似乎又更重了些,手指依舊修長漂亮,卻不再為榮耀握滑鼠敲鍵盤。


他的一切,似乎改變了許多。變的......快要認不出他了呢......


韓文清苦澀的笑映在葉修的眼裡只覺得刺眼。


"你應該不是來找我敘舊的吧。"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。


葉修又輕笑了一下,"呵呵,我猜你現在心裡大概是在想我為何變化如此之大吧?"


"是。"皺眉,韓文清確實是有這個疑問。


"呵呵,老韓阿,我生於這樣的家庭,就要有為這個家付出的義務和決心。時間是把殺豬刀阿,歲月不饒人,它終究會隨著環境的需要將我打磨成這個環境需要的樣子。"


韓文清聽著葉修的話斂下眼,所有見面之前想講的話通通化為烏有爛在肚裡,他的一席話,讓從不知何為懼怕、總是一往無前的拳皇無言了。


"依我對你的了解,今天的會面......老韓、韓文清,謝謝你的喜歡,不過我想我們彼此應該已經錯過了,我們都還有大好的人生,所以你不必把你的心思花在我的身上,就算我也喜歡你,我的家庭也不會允許的。"葉修對著眼前的人露出一抹極淺的笑,白皙的手指穿過杯耳,黑咖啡入口,深及喉嚨,苦味也好似深及心臟深處,苦的發疼。


"我必須對我的家族、我的責任負責。"再次重申了一遍,這無疑在韓文清的心臟再劃下一刀。


"還有什麼事嗎?"放下精緻的骨瓷杯,上面蜷曲的花紋就好像藤蔓一樣緊緊的裹住韓文清的心,痛的他幾乎窒息。


相對兩無言,葉修微低著頭繼續著他若有似無的笑,靜靜的等待面前人的動靜。雙手交疊在膝上,細長的手指敲打著一定的節拍,氣氛低迷的可怕,他卻像是完全不受影響一樣,就好像面前的人不叫韓文清,長年散發著生人勿近的警告氣息的韓文清。


不知過了多久,感覺像是一世紀那麼長,久到葉修嘴邊的笑都已經僵硬了起來,他才聽到一個低沉的聲音:"葉修,你一直不給我說話的機會,就像是你從來不給我們彼此一個機會一樣,你只想到你自己,卻從沒想過我活在一個充滿恐慌、沒有你的世界裡,你總是這樣,故意忽略別人對你的情感......"抬起頭的是一個正氣凜然的臉龐,是葉修認識了十幾年,不能忘記也永遠無法忘記的臉。


"......就算再一起了又如何,你我終將逝去,不是現在,也會是未來。"敲打的手指漸漸的沒了動靜,葉修直直的看向眼前人的雙眼裡,那彷若是深潭般的,一個不小心就會跌進萬丈深淵的眼裡。


"終將逝去......誰說不是呢?可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要更加珍惜眼前人阿。"韓文清電光石火之間起身壓向了還靠在沙發裡的葉修,放大的臉讓雙方都有一瞬的失神。


終究是率先回神的葉修雙手抵住對方的胸膛阻止他的靠近。


"葉修,你我都知道你心裡到底在想什麼,別再自欺欺人了,正視你自己的內心行嗎......"尾音逐漸的消失在一聲嘆息之中。韓文清額頭抵著他的,雙手捧起他的臉,"正視你自己的心,也想想我,好不好......"


葉修瞪大了眼。不知失敗為何物、總是一往無前向前衝的韓文清何時這麼卑微的祈求過?這一刻,葉修被他狠狠的震撼了。


為之震顫的心也在同時間反思。


可是不等他思考太久,韓文清的唇就擄獲了他的呼吸一一


【拉燈時間】


10.


"老韓阿,不能講不過就來硬的阿,這是犯規阿嘖嘖。"操後一根菸, 賽過活神仙,葉修不知從哪摸出一根菸,點上。


"哼,這下,想清楚了沒。"韓文清一手抱著衣衫不整的葉修,一手上下來回的撫摸著他這些年練出的八塊腹肌,咬著他的耳垂,在他耳邊吹著熱氣。


"老韓,老實點阿。"拍了拍在他身上亂摸的手,他反手摸上他雋刻的臉,道:"......我可能沒辦法跟你光明正大的出雙入對,即使這樣,你也要跟我在一起嗎?"


"當然。"沒有絲毫猶豫,幾乎像是脫口而出的回答,葉修卻不會覺得是不經思考後的答案。


因為他知道,韓文清一定等了很久。


"葉修,不論時間過了多久,不論你變成什麼模樣,你依然是我最重要的人,沒有之一。你我終將逝去,所以更該把握眼前不是嗎?"語畢,韓文清扶正葉修,撈起散落在地的衣褲摸索一番,突然單膝跪下。


"老韓你做啥呢......臥槽。"出現在葉修眼前的是一只精緻漂亮的指環。


執起葉修最為驕傲的手,韓文清雙眼緊盯眼前的人,他一生中最愛的人,"葉修,你願意不被彼此的身分、彼此的處境所拘束,永遠的和我在一起嗎?"


葉修垂下眼,震驚的不知該做何回答,就在韓文清臉色漸漸低沉、周遭散發黑氣後才聽到他小小的仿若蚊吶的回答:"好......"


回應他的是牢牢套進他無名指的銀戒和緊的窒息的擁抱。


11.


葉修跟韓文清在一起了。


這像是一顆重磅炸彈一樣的震驚商界和電競圈。


沒人知道他們哪來那麼大的膽子敢將他們的戀情公諸於世、公然出櫃,只見葉修在媒體前高舉和韓文清十指交握的手,笑歌自若的說:"人的生命如此短暫,又怕回憶抓住腳步,那只好......趁現在就抓緊囉!"


12.


你我就像滄海中的一粟,載浮載沉,隨著時間逐漸淹沒在如此之大的洪荒中,最終逝去。既然如此,何不把握當下、把握眼前呢?好好的抱抱身旁的每一個人吧!


喔對了,葉修發現韓文清的一個使用方法了。


如果有僵直不下的談判時,把韓文清帶到現場,不管你在商界多麼的叱吒風雲,多麼的呼風喚雨,百分之九十五的機率絕對會成功。


你說那百分之五呢?


喔,當然是被嚇進醫院躺著了阿!


韓文清的這個技能最終也讓一直保持著反對意見的葉家兩老"勉為其難"的答應了他們兩人之間的事。


真是可喜可賀!


-END-


==========

有爛尾的嫌疑?((嗯??

能寫完我也真的是可喜可賀了

不要問我文怎麼寫成這樣,因為我也不知道

聽說是因為邏輯君跟文筆君手牽手偷偷私奔了 ((滾##


评论

热度(21)